和一个同事谈起这种现象,同事也感到很厌倦。朋友相聚,本是件畅快淋漓的倾诉,可是带着目的性的问候或聊天,总是不能那么畅快、随意,总让人感到一层隔阂,变成了任务,失去相聚的意义。庞大的微信朋友圈,乌七八糟的公众号,一个个网址链接,一个个商业性质的投票,打理这样的朋友圈也是颇有压力,至于微信留言来不及回复,也变成习以为常的事,反而得罪了朋友。【详细】
“另就KMT毫无章法的“立法院”党团表现而言”:君不见,KMT本届以来,忽而占领委员会主席台;忽而占领“院会”主席台,拿麦克风叫嚣,搞儿戏,就是因“不当党产条例”通过,党中央洪主席为主席保卫战大令党团配合,发动所谓“焦土政策、全面杯葛”,当共同埋葬之兵马俑,党团内部矛盾甚深,忽鹰忽鸽、手足无措、无人指挥、背离名意,莫此为甚。上会期临时会时就2016年度营业及非营业预算,提出1500案,表决大战,最后连议事人员昏倒,只表决300案,还余1200案,拒绝协商,2016年度都快结束,预算还未通过,提案内容离谱至极,有一案数提,有删减数超过预算数,这是所谓“立委”监督台当局看紧荷包?另明年2017年度台当局总预算还在杯葛、慢审,大量提案乱删,扬言未来“朝野”协商,再提3500案,让明年总预算不能如期通过。这些行径,“正好提供日后被罢免之素材”、愚蠢至极,正是神风特攻队自杀模式。【详细】
2006年7月,吉布森在洛杉矶酒驾后被当地警察拦截调查,醉醺醺的他大骂警察,同时还大骂犹太人,称世界上的战争都是犹太人挑起的。当时洛杉矶警察的这一执法视频曝光后,吉布森被好莱坞集体封杀,因为好莱坞很多大制片厂的高层都是犹太人,而像好莱坞顶级经纪公司威廉莫里斯奋进公司的CEO阿里·埃曼纽更发表公开信呼吁业界封杀吉布森。吉布森酒醒后其实就已经公开道歉,但他的事业已经被“判刑”,像吉布森这种等级的巨星,真的在十年内基本绝迹好莱坞。【详细】